<address id="zXweJ"></address>

<textarea id="zXweJ"></textarea><ins id="zXweJ"><input id="zXweJ"></input><ruby id="zXweJ"></ruby></ins>
<source id="zXweJ"><caption id="zXweJ"></caption></source><caption id="zXweJ"><blockquote id="zXweJ"><rt id="zXweJ"><mark id="zXweJ"><fieldset id="zXweJ"></fieldset></mark></rt></blockquote></caption><aside id="zXweJ"></aside>

  • <ol id="zXweJ"></ol>
  • <ul id="zXweJ"><dd id="zXweJ"><legend id="zXweJ"><p id="zXweJ"></p></legend></dd></ul>
      <blockquote id="zXweJ"><label id="zXweJ"></label></blockquote>
    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诗刊》2019年7月下半月刊|罗亮:适度的名气像三月,具有潮湿性

    来源:《诗刊》2019年7月下半月刊 | 罗亮  2019年12月09日08:01

    侧 面

     

    “你问我有多悲伤。但我并不悲伤。我喜欢飙车!

    琴声来自生冻疮的手指

     

    适度的名气像三月,具有潮湿性

    他抽出书一本或扇一把,任意的动作,在这森林中

    足以挡住光和脸庞。足以

     

    郁郁不得志,只拉小提琴

     

    放蜘蛛

     

    众人来了,我在山巅放蜘蛛

    高高的蜘蛛,带网飞行

    放得很高,飞越了蝴蝶和风筝

    高高的电网,结蜘蛛

     

    意 义

     

    我的文字像我的脸庞

    亮着光

    窗子,窗外的小房子

    落在积雪上的一两只剩下来的鸟

     

    像老年,容易伤心的事

     

    这一生

    把脸庞脱掉

    挂在文字的钉子上

     

    庭院生活

     

    已经习惯一个人住在庭院里

    打开机器,聆听音乐

    内外都是阳光

    或雨水

    感觉另外一种形态的雨水

    当我饥渴

    我能做鱼,向深处游去

    我们满足

    就是获得,一种类似臆想中的物质

    长辈开始说我:丑陋不堪

     

    但我大胆

    但我喜爱许多精美的事物

     

    比如沙滩,比如精卫,比如有人吆喝

    采芣苢哟采芣苢

     

    郊游记

     

    让我们去看看树木和花朵

    看看他们生长的方向

     

    和克制力

     

    鸟儿啁啾

    他们的啼鸣 使空气破碎

     

    静夜记

     

    今夜,碎了的天空像星星

    光芒掩盖了银子的内心

    所有的马所有的村庄所有的绳索

    已停止

    彼此挣脱

     

    等待是安宁的

     

    等待是未接近沸点的水

     

    交 流

     

    早晨我对坡上的白鸽说,下坡路是告别的路。

    白鸽腾空而起

    我看见一大群词语向天空飞去。

    而我的心情在向着一千丈以外处坠落。是我鼓吹起词语,

    又浑身扑向尘埃。

    我的脸与胸必然与上述的一些物体相遇。

    三四个被逐的关键词,或曰“词坚强”,能拖多长烟火的尾巴?

     

    这种劳动

    这种舞蹈

    这种哭泣的袖子

     

    赞 美

     

    夜幕降临,我的任务来了。

    我一边斗争,一边在办公室里听马声。

    想到这,我一个人在办公室里笑了。负担置于一旁。

     

    我还活着,“活着就好”

    活着就可以牵马,摸马头

     

    寄信啊,返老还童啊,给大伯送去青菜啊,

    点赞,问好

    搭凉棚

    喊茉莉姐姐

    我还要赞美夜色与小心脏

     

    在办公室里,我与客人斗争,

    又建立友谊

    这么好的夜,高楼把我送到星星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