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Sjjyk"><area id="Sjjyk"><th id="Sjjyk"><address id="Sjjyk"></address></th></area></th><acronym id="Sjjyk"><nav id="Sjjyk"><section id="Sjjyk"></section><hgroup id="Sjjyk"><video id="Sjjyk"><select id="Sjjyk"></select></video></hgroup></nav></acronym>

    • <dt id="Sjjyk"><td id="Sjjyk"></td></dt>

      1. <rp id="Sjjyk"><li id="Sjjyk"></li></rp><form id="Sjjyk"><output id="Sjjyk"></output></form>
        <textarea id="Sjjyk"><dfn id="Sjjyk"></dfn></textarea>

            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红豆》2019年第9期|育邦:育邦的诗

            来源:《红豆》2019年第9期 | 育邦  2019年12月09日09:06

            赞歌

             

            如果遇到一位盲人

            他的眼中正长出一棵质朴的桃树

            请为他挹一捧清水

            请为他冒险微笑

             

            我们写下矛盾的赞歌

            抱来裹尸布,投入冬天的炉膛

            火焰缔造的花朵

            ……在纵情歌唱

             

            他那尘土之心

            在黑夜里睁开双眼

            忠诚于火,忠诚于你

             

             

            小青蛙之歌

             

            哦,青蛙小沙弥。

            请带上荷叶与黑夜去旅行。

             

            不要徒手攀爬悬崖。

            薄冰,是你的家园。

             

            你的女朋友在池塘里等你。

            哦,不要假装!

             

            请在大淖中受戒!

            时光给予你救赎。

             

            请求

             

            把原来的嘴还给我,

            我要喝水。

             

            把失落的双眼还给我,

            我要巡视我的渺小王国。

             

            把那把残破的瓦刀还给我,

            是的,泥瓦匠的活计使我安心。

             

            把愚蠢的权利还给我,

            我要在梦中沉睡,永不醒来。

             

            哦,羞于说出战栗的少女。

            那是寂静的水蚌,最后的请求。

             

            独角兽

             

            一大群浮游生物,生生不息。

            花朵簇拥的宝座,

            歌颂刽子手的王冠。

             

            蚂蚁山,叠加了雷同的文化层,

            栖息着在蓝墨水中浣洗过的蚂蚁。

            他们没有嘴巴,他们没有面孔。

             

            大江,大河,禁城内外的坟茔,

            在大雪笼罩下,叹息。

            外科医生,生而死,死而生。

            历代大师从不间断地

            在深夜祈祷,在黎明前梦呓……

            从未阻止这河山的器质性窳败。

             

            火山内部,孕育过纯粹的果核。

            岩洞与大地,玫瑰闪电

            降临,又迅疾消失。

            历史的禀赋,沉默的黑洞,

            如此强大……

            吞噬一切事物的眼睛。

            胜利者假寐……

            吸收所有的光。

             

            独角兽,一个噩梦。

             

            无题

             

            从暮色中发现最后的光芒

            从尘埃中获取广袤的原野

             

            每一天,都有一个哀伤的黄昏

            每一生,都有一个死去的童年

             

            我们从那个男孩的死亡中诞生

            我们从宇宙的繁星系统中寻找自我

             

            任何时刻,镌刻在身体上的法典均不可侵犯

            任何黑夜,沉默的石头总是保持微笑

             

            我们不再作声,倾听大海的呼吸

            我们走到雪地上,湮灭时间的存在

             

            与仁波切夜游锦溪

             

            天鹅绒被褥

            阔大,如羞耻

            留下压痕,树梢间

            挂满笑脸

             

            我们在看不见的位置上舞蹈

             

            为了丢失的小熊

            孩子一直在哭泣

            湖泊与河流窃窃私语

            迂回,汇入长夜的协奏

             

            我们在窗台上放上一盆兰花草

             

            红灯笼,黑灯笼

            集梦者杖菊孤往

            水!锤枭

            蕨类植物展翅飞翔

             

            我们在黑暗中毁琴,断弦

             

            星辰追慕者

             

            薄雾与暮色,笼罩在

            村庄、河流与树林之上

            秋天伸手可及

            空旷无当的大地间

            我游荡,进入我的河流

            偶尔,在土丘上驻足

            渐至缩小为尘埃

            嗯,这就是原初的样子

            可以飞翔,不至于冲撞人群

            随波逐流,毫不影响人类的道德水准

            朴素的时光中,我依然是

            那个狂热的星辰追慕者

             

            爱丽丝的梦

             

            提线木偶,被注入云雾与鸡血

            从兔子洞中复活,开始

            纵情歌唱接踵而至的血色黄昏

            红唇烈焰间,喷射出

            庞大的钻石之梦

             

            深宫中的国王

            没有骨骼,没有血肉

            却拥有至高无上的的微笑

            ——真理的微笑,绝对的微笑

             

            爱丽丝,站在白玫瑰树下

            指挥着兔子们玩游戏——

            扑克牌王国,权力的游戏

            红心皇后突然驾到

            把可怜的爱丽丝推上断头台

            并大声喝道:

            “快,快,快斩下她的头!”

             

            拟古——访常熟破山寺

             

            破山寺慵懒

            平卧在山涧旁

            滚滚红尘中,越发孤傲冷艳

            草木泉壑间,如山歌般质朴

            它静默存在

            铺陈为散淡底色

            彰显出时代的喧嚣

             

            万籁此俱寂

            蝉鸣唤醒了光阴的脚步

            在这敞开的时刻,所有的秘密

            都隐蔽在寡淡的门脸之后

            即便经历如此多的日出月落

            人们还是游移不定,总是

            没完没了地穿新衣戴新帽

            从不知晓,也不愿知晓

            流水会带走所有落叶

            清除你获取的种种成功

            相反,尘土会下沉

            给予失败者永恒的奖赏

                育邦,1976年生。从事诗歌、小说、文论的写作。著有小说集《再见,甲壳虫》《巴拿马内裤》,文学随笔集《潜行者》《附庸风雅》《从乔伊斯到马尔克斯》,诗集《体内的战争》《忆故人》等。为中国当代70后代表诗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