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HNLMj">
        <textarea id="HNLMj"><button id="HNLMj"><input id="HNLMj"><tr id="HNLMj"><source id="HNLMj"></source><span id="HNLMj"><i id="HNLMj"></i><ul id="HNLMj"><sub id="HNLMj"><select id="HNLMj"></select></sub></ul><rt id="HNLMj"><fieldset id="HNLMj"></fieldset></rt></span></tr></input></button></textarea><del id="HNLMj"><var id="HNLMj"><cite id="HNLMj"></cite><datalist id="HNLMj"><keygen id="HNLMj"></keygen><map id="HNLMj"></map><blockquote id="HNLMj"><sub id="HNLMj"></sub></blockquote></datalist><hgroup id="HNLMj"></hgroup><ul id="HNLMj"><embed id="HNLMj"><aside id="HNLMj"><fieldset id="HNLMj"><kbd id="HNLMj"><canvas id="HNLMj"></canvas></kbd></fieldset></aside></embed></ul><address id="HNLMj"></address></var><thead id="HNLMj"></thead></del>

    • <button id="HNLMj"><ruby id="HNLMj"><small id="HNLMj"><textarea id="HNLMj"><em id="HNLMj"></em></textarea></small></ruby></button>

          <ins id="HNLMj"><colgroup id="HNLMj"><p id="HNLMj"><th id="HNLMj"></th></p></colgroup></ins>
        1. 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民族文学》汉文版2019年10期|雄黄:良辰吉时(节。

          来源:《民族文学》汉文版2019年10期 | 雄黄  2019年12月16日08:45

          日照雪峰

          当太阳准备隐姓埋名

          收纳最后一缕光,沉入海底时

          我祖上族人,在山腰摊开自己的手掌

          调动手心阳光的金线和银线

          编织掌纹隐含的命运——

           

          山峰陡峭,绝壁孤悬。山中猎食,抬头望日

          让罗盘默记,指认鸟兽果子的落脚点

          躬耕田野,得翻看太阳历

          掐指刻画二十四节气。五谷丰登

          血脉繁衍的喜悦,随山歌喊醒云雀

           

          月亮和星辰,无疑是太阳的收山之作

          它们代替太阳,俯视众生

          免除心里失明的恐怖与苦难

           

          请给先人:一把石铲,一抔泥土

          一把火,和一掬山涧泉水吧

          他们要动用这些

          把幸福的符号,和光的舞蹈

          顺着鸟翅勾勒的线条

          刻画陶瓷焰口,在时光的折痕里

           

          ——这是祖训,也是遗产

          荣幸的是:今天我能享用三千年前

          甲骨上诞生的文字,郑重写下这首诗

          写下今生今世,第一缕阳光

          ——全部的感恩与膜拜

           

          素描,或半生缘

          暂时把自己从你浓情的左翼

          撤出,靠着永宁桥的栏杆

          石皮弄一树梅,那些露水

          是我半生积蓄,我开始动用

          并倾其所有。在西塘,为你画一张肖像

           

          请允许我把西塘民谣

          铺作一令宣纸,好吧

          请——捣碎苜蓿汁,萃取梅香,舀碎月色

          提唐诗宋词之韵,磨出上等水墨

          截取桥边柳枝,开始画:人间仙境——

           

          亲爱的,我总是习惯预留

          位置给你。先画你身后背景:

          画每一滴水怎样穿过桥洞

          经过你手足拨弄嬉戏,再奔向大海

          画天边弯月,如何努力修行圆满

          用月光压弯你的眉梢

          画风的纽扣,紧扣的佳境

           

          最后 我在布景中心

          着手画——你的长发,你的旗袍,你全部的美

          启笔,迈过了你背后,时光之酸甜苦辣

          让朝露到正午,耗时二十分钟,走完半生

          风雨,半生缘。我捧着画像

          眼睛在最后,点出神韵

           

          感谢你,这双眼睛,这时光隧道

          让我的灵魂,在你的心域,月亮及西塘间来回逡巡

          我发现,自己重新站回你左侧

          你,成为我甜蜜的飓风

          在巨大的漩涡中心,西塘眩晕地晃动

          即使余生就此止步,也是永远

           

          恩光乍现

          黎明前,海岸线和天际线纷纷隐匿

          站在金沙滩,无法厘清人间与仙界

          远与近。唯有海浪拍打节奏

          让人心里明白:自己在呼吸,还活着

          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那幅巨轮战栗,从它栖息的老巢出发

          终于被一只神手托出

          当它挣脱大海,轰轰烈烈跃出水面时

          人间又开始,有一个新眺望

           

          其实,在这里照我的太阳,也是我家乡的那枚

          在湘西老家,阳光需要翻山越岭

          需要起身先将炊烟摆平

          再穿过丛林或苞谷地,以及那些叶子缝隙

          才能将我的阴暗一一剔除

           

          感谢这枚太阳:公平无声地照耀万物

          哺育所有的众生。一视同仁

          即使对走失者,也没忘记眷顾——

          他们坟头的青草,和草尖的露珠

          每天按时会接到,恩光的照拂

           

          多好啊:这里的大海,陈旧而新鲜

          也是家乡的溪流抵达的归宿

          就像中年那颗心,历经半辈子的磨损

          重新回归。如盐,之于血,之于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