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igcaption id="pgTSw"></figcaption>

      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红豆》2019年第9期|臧棣:九华山观止(组诗)

      来源:《红豆》2019年第9期 | 臧 棣  2019年12月09日08:57

      人在神龙谷

       

      数到第九朵,芙蓉也还是

      太抽象,但拗不过李白

      很直观:挂起来的绿水轰鸣

      天河只剩下一个新的回忆。

       

      拨开弥漫的香火,六月的花木深刻

      并非只有曲径才通幽。

      清新啊,我的呼吸将我突然打开

      就好像我的身体是

       

      一道早已虚掩着的窄门。

      味道。味道。让帕斯卡的鼻子歇会吧。

      天赋不够用的话,不妨婉转一下——

      最大的陌生,其实是虔诚。

       

      在白龙潭兜了一个圈,

      我的虔诚就很陌生

      我的直觉:只要动过真心,

      绝妙的诗眼也很正果呢。

       

      翠峰寺简史

       

      来吧:笊降姆缇

      或许更独到,我渴望邀请蝴蝶

      和我们玩一个小游戏:

      为了避免在灵与肉之间作弊,

      我从我的身体里退出,

      蝴蝶也从它的身体里退出。

      是的,为了相互尊重,

      我答应过,我绝不会化身成蝴蝶——

      即使那样做,有助于世界

      减轻一个负担。我同时也恳求

      当我退出身体的一刹那,

      蝴蝶也不可利用我的脆弱——

      因为意识:,我很可能

      会冲动地将从身体里退出的那一部分

      称之为亲爱的蝴蝶。假如我犯下

      这样的过错,我请求蝴蝶

      将我重新变回去。我愿意自罚

      每天早上从滴翠峰的山脚下

      背着一篓青菜和大米,

      沿向上的石阶,一步步将我的影子

      重新抬进青翠的空虚之中。

       

      九华山归来

       

      流动的空气加热一个洞穴,

      几乎令世界的结构透明到

      只要天才足够幸运。

      驴很多,但磨盘的隐喻

      其实不太好讲。真要猜的话,

      柏拉图的缺憾是他不曾扇过扇子。

      同样,神秘的旋涡也存在于

      日常的逻辑:假如一只猫

      看起来像精灵,一条狗

      就很容易成为天使的化身——

      你几乎已被融化,但幸运的,

      那频频晃动的尾巴加热了一个气氛;

      接着,像是要挖掘你身上的

      一个潜力,那冲着你的,

      不曾有过片刻移动的焦急的眼神——

      与其说是出自生命的进化,

      莫若说是出自神秘的信任。

      但此刻,我的身边,只能见到

      翩跹的蝴蝶和嗡鸣的蜜蜂。

      我的手里刚好有一把扇子,

      因此,我的缺憾是,怎么煽动,

      潜台词都已难逃风的催眠——

      就譬如,说蝴蝶像天使,

      意味着现实太魔幻;

      说蜜蜂像精灵,意味着历史

      太虚无,像死亡的一个败笔。

       

      九子岩观止

       

      九子岩山腰处,起伏的翠绿

      像一个美丽的空巢;

      袅袅的云雾则缓缓推送

      一个自然的自我重复——

      每一株枫榆,看上去都像

      一个身材高大的好邻居——

      不要用奇怪的眼神打量我,

      我可是吃宇宙的影子

      都能吃到打嗝的人;更何况

      这浓郁的树荫已新鲜得

      不限于只是植物安静的影子。

      借助青山的记忆,我仿佛已有很长时间

      没被时间本身吞没过了。

      如此,云雾从不担心

      现实会弄丢前世的线索。

      渐渐散开之后,眼前的场景

      依然显得久远,且每一次置身

      都埋伏着奇妙的新意;

      否则,怎么会有这么巧的谐音

      格外形象于巨大的奇石

      突兀一个惊魂的启示。

      换一种眼光,地狱其实就是台阶,

      不登到高处,人的缘分

      怎么会在我们之中绷紧一阵远眺。

      我能做的,仿佛不只是帮助

      一个真身抵达一处所在。

      我的每个动作都幅度不大——

      要么悄悄跪下,将眼泪藏在膝盖下,

      要么轻轻一闭眼,灵山即圣地。

           臧棣,1964年4月生于北京,1983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1997年获北京大学文学博士学位,现任教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北京大学中国诗歌研究院研究员。曾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2008年度诗人奖(2009),被评为1979-2005中国十大先锋诗人(2006)、中国十大新锐诗歌批评家(2007)。出版诗集《燕园纪事》《宇宙是扁的》《空城计》《慧根丛书》《小挽歌丛书》《骑手和豆浆》《必要的天使》《最简单的人类动作入门》等十余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