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TaWMK"><strike id="TaWMK"></strike></button>
      1. <param id="TaWMK"><figure id="TaWMK"></figure></param>
        <select id="TaWMK"><bdo id="TaWMK"></bdo></select>

          • 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红豆》2019年第9期|李少君:古遗址(组诗)

            来源:《红豆》2019年第9期 | 李少君  2019年12月16日09:47

            古驿

             

            一条细长的丝绸驿路

            串连起一家一户,东南西北

            热烈的炉火烟火香火,弥漫千家万户

             

            最醒目的,是远处的那一点青山

            最浓郁的,是眼前的那一抹炊烟

            最闲适的,是田野的那一行白鹭

            最牵挂的,是深情的那一段目光

             

            历史就在那一段目光里

            目送着走南闯北的人们,一代又一代

             

            古堡

             

            曲里拐弯的茶马古道

            溪流与粗石艰涩地摩擦

            风,被乌蒙山堵在了另一侧

             

            暗室灯火突然熄灭的瞬间

            听得见彼此的心跳和呼吸声

            失语,继而缄默,动作代替言辞

             

            在亡灵游荡的高原古堡里

            山寨王敢作敢为的外孙女

            将过路的白面书生堵在墙角逼婚

             

            古渡

             

            每一个人心中都会有一个古老的意象

             

            比如车站,可以通向远方的起点

            比如桃花,内心的激情需要抒展

            比如秋霜,成熟到绚烂之后的冷寂

            比如大海,无比宽阔又无限包容

            比如寺庙,一个最终的安静归宿

             

            而我独爱古渡,掩抑于茂密大树底下

            无论喧闹或寂寥皆沉默的古渡

            面对一条阻断陆地和行人的水

            自渡,渡人

             

            古部落

             

            我们是一支古老的族群

            漫漫史迹唯有靠诗歌传诵

            野草一样繁衍,江河一样流淌

             

            我们是一个狭小的国度

            诗歌可以开疆拓土,占领人心

            诗意使这片领地富庶丰饶

             

            我们是一个弱势的部落

            唯有以诗歌保存情感,记忆当下

            唯有诗歌可以为我们去赢得未来

             

            诗,是悠远的一缕古笛音

            诗,是探向虚空的一朵花

            诗,是我们存在过的痕迹

            诗,就是我们的孩子,希望与荣光

             

            写着写着,诗就写出来了

            活着活着,孩子就生出来了

             

            古遗址

             

            城墙破,梁柱倾

            宫殿已毁,美一一散佚草野

            珠宝、玉器、绸缎、字画……

            遗址上,枯枝间,回荡着幽灵一样的叹息

             

            此地一定有惊心动魄的美

            但此美需要勘探,需要掘地三尺

            然后是考古学一样的深入

            然后惊艳,窥见耀眼的一线美之光芒

             

            走过曾经的古战场

            泥土也是沉甸甸的

            泥土也有重金属的味道

            曾经有多少青铜兵器埋在地下啊

             

            展览馆外,隐隐袭来的花香

            侵入遗址的每一个角落

            再严密的监控和警卫也禁止不了

             

            在西北,无论你触目所见

            是怎样的沟壑纵横和尘土遍地

            是怎样的因为一无所知而感到的

            风沙吹拂的黄土高原的无比孤寂和荒凉

            每个夜晚,仍呈现着自古如此的绚丽星空

            没有一点杂质的纯粹的满天星斗

            由此,也可以推测和想象与之匹配的远古的辉煌

                李少君,1967年生,湖南湘乡人,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主要著作有《自然集》《草根集》《海天集》《神降临的小站》等,被誉为“自然诗人”。曾任《天涯》杂志主编,海南省文联副主席,现为《诗刊》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