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zHcPZ"></output>
    • <dd id="zHcPZ"></dd>

      <ul id="zHcPZ"><abbr id="zHcPZ"><area id="zHcPZ"><q id="zHcPZ"><del id="zHcPZ"><col id="zHcPZ"></col><tfoot id="zHcPZ"><i id="zHcPZ"></i></tfoot><i id="zHcPZ"></i></del></q><form id="zHcPZ"></form><tfoot id="zHcPZ"></tfoot><figure id="zHcPZ"><p id="zHcPZ"><dd id="zHcPZ"><embed id="zHcPZ"><legend id="zHcPZ"></legend></embed></dd></p></figure><style id="zHcPZ"></style><rt id="zHcPZ"></rt></area><form id="zHcPZ"><ul id="zHcPZ"><video id="zHcPZ"><link id="zHcPZ"></link></video></ul></form></abbr></ul><ruby id="zHcPZ"></ruby>

      <tbody id="zHcPZ"><mark id="zHcPZ"><em id="zHcPZ"><del id="zHcPZ"></del></em></mark></tbody>
      <col id="zHcPZ"><ruby id="zHcPZ"></ruby></col>

      <canvas id="zHcPZ"><link id="zHcPZ"></link></canvas>

            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生死恋》

            来源:石门作家协会 | 王蒙  2019年12月11日11:17

            《生死恋》

            作者:王蒙 著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6月

            ISBN:9787559817761

            定价:39.80元

            内容简介

            本书收录王蒙先生*创作的四篇新作:两篇中篇小说《生死恋》、《邮事》,两篇短篇小说《地中;孟肭贰睹览龅拿弊印!渡懒怠方彩霰本┢胀ㄕ豪锒偌液退占业陌敫龆嗍兰偷牟唤馇樵,苏尔葆在感情方面的纠葛以及面对爱情、亲情时各人的不同表现和感受!队适隆肺切楣剐∷,讲述作者几十年来因为领取稿费而与邮政、邮储打交道的经历和感受!兜刂泻;孟肭酚腈⒚闷睹览龅拿弊印方彩鲂∷蹬鹘撬逡馊缡侵谌搜壑械摹叭松摇,有着显赫的家世、学历、荣誉、身份等,却在谈婚论嫁的问题上屡屡触礁,小说以意识流写法讲述了她登上地中;孟肭庞事趾,在雅典的旅行经历和心理起伏。

            作者简介

            王蒙,笔耕60余年,出版过45卷文集,创作过1800万字作品,曾任团干部、人民公社副大队长、作协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长,访问过60多个国家和地区,获得境外两个博士学位,作品被翻译为20多种文字,流行世界各地。

            目 录

            好的故事(前言)

            生死恋 / 001

            邮?事 / 149

            地中;孟肭 / 197

            美丽的帽子 / 204

            纪念无可纪念的人生故事(跋一) / 212

            “非虚构小说”?(跋二) / 214

            前言

            好的故事

            我听到过不止一位写小说的前辈、同行、后生说过,写小说与娶媳妇一样,是年轻人的事;褂腥艘远嗌俣嗌倌昙鸵院笤俨恍葱∷,表达自己的适可而止,清凉明智;褂幸晃凰道狭艘院,一想到写小说,烦。但是去年底看到比我大五岁的号称九秩高龄的徐怀中的长篇新作《牵风记》,新年伊始,又看到七十大几的冯骥才的长篇小说《单筒望远镜》。我自己呢,在《上海文学》2019年第1期上发表了《地中;孟肭,在《人民文学》2019年第1期上发表了《生死恋》。我,对不起,虽然这样说涉嫌嘚瑟,我好像掀起了一个写小说的小高潮,恋完了,曲完了,我立马投入非虚构小说的经营,现在,这篇文稿在我的电脑硬盘里猫着。我对人说,写小说的感觉是找不到替代的,你写起了小说,你的每枚细胞都要跳跃,你的每一根神经,都要抖擞,不写抖擞,写成哆嗦也行。大冯回答说,写小说的时候有一种成了仙的感觉。是的,模写也罢,纪实也罢,你在创造一个世界,你在用语言激活人物和灵魂、情感和想象,你唤起眼泪和激情、关注与猜测。当然,还有好人的与智者的思想。每次与每次都不一样。六年前《人民文学》上刊登了我的一篇写山村农民的小说,他们的一位编辑接到同学来信,说你们怎么敢用与王蒙的名字相同的名字标注作者。他们没有想到我也写农村。这次呢,一位朋友告诉我,如果把《生死恋》的题名放到一大堆小说名目中让她猜,费尽洪荒之力,她也不会想到王蒙的小说起这样一个标题。我的责任编辑说,她已经把王蒙列入可以开拓出新领域的青年作者名单以内。王蒙老矣,写起爱情来仍然出生入死。王蒙衰乎?写起恋爱来有自己的观察体贴。毕淑敏告诉我,日本有一种说法叫成长到死。那么小说也可以创造到老,书写到老,敲击到老,追求开拓到老。我还喜欢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前主席伯南克的名言:“所有的故事都是好的故事!蔽蚁不墩饩浠,虽然全然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我的引用是注释我的意思:就是说,包括悲哀与失落,种种经验都可以得到文学的滋润,发芽,长叶,开花,结果。让文学滋润普天下的人生吧。

            ……时间,你什么都不在乎,你什么都自有分定,你永远不改变节奏,你永远胸有成竹,稳稳当当,自行其是。你可以百年一日,去去回回,你可以一日百年,山崩海啸。你的包涵,初见惊艳,镜悲白发,生离死别,朝青暮雪。你怎么都道理充盈,天花乱坠,怎么都左券在握,不费吹灰之力。伟大产生于注目,渺小产生于轻忽,善良产生于开阔,荒谬挤轧于怨怼,爱恋波动于流连,冷淡根源于厌倦。激情是你戏剧性的浪花,平常是你最贴心的归宿。今天常常如昨,照本宣科,明天常常不至,交通塞车。终于雷电轰鸣,天昏地暗,红日东升,艳阳高照。丑恶来自贪婪,美丽出于纯粹。你迅速推移,转眼消逝,欲留无缘,欲追无迹,多说无味,欲罢不能,铭心刻骨,烟消云逝,岑寂也是纪念,沉默也是咏叹。生生灭灭,恍恍惚惚,真真幻幻,沉沉浮浮,实实在在,辛辛苦苦,飘飘悠悠,磨磨蹭蹭。冷冷暖暖,炎炎凉凉,轰轰烈烈,叮叮当当,乒乒乓乓。转眼衰老,转眼成长,说到做到,匆来匆去,记录清晰,诗(史)无达诂,默念默哀,云霞万道。神力无边,神勇无限,百年易了,一刻难挨。骂糊涂易,脱糊涂难。力撼山河,难得明白。什么时候呢,顿开茅塞,清明自由,万里无云,舒畅遨游,秋江明月,海市蜃楼,长风大野,无虑无愁!

            好的作品是天造出来,天压下来,天捅入你的心肺,天掏出了你的肝胆,天捏住了你的神经末梢,天烧燃着你的躯体——天命天掌天心天火天剑天风。天的构思,胜过了你渺小的忖度,和你的渺小的微信糊糊群。天的灵感,碾轧过殉文学者一个个的痴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