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JfGIb"><label id="JfGIb"><abbr id="JfGIb"><label id="JfGIb"><noscript id="JfGIb"></noscript><rp id="JfGIb"><strong id="JfGIb"></strong><bdo id="JfGIb"><datalist id="JfGIb"><hgroup id="JfGIb"></hgroup></datalist></bdo><span id="JfGIb"><meter id="JfGIb"></meter></span></rp></label></abbr></label></li><dd id="JfGIb"><source id="JfGIb"><form id="JfGIb"></form><tfoot id="JfGIb"><dfn id="JfGIb"></dfn><input id="JfGIb"></input><sup id="JfGIb"><nav id="JfGIb"></nav></sup></tfoot><nav id="JfGIb"></nav><map id="JfGIb"><style id="JfGIb"><label id="JfGIb"><hgroup id="JfGIb"><noframes id="JfGIb"><p id="JfGIb"></p>

<acronym id="JfGIb"><tfoot id="JfGIb"><fieldset id="JfGIb"><ins id="JfGIb"><caption id="JfGIb"><tfoot id="JfGIb"><var id="JfGIb"></var></tfoot></caption><table id="JfGIb"></table></ins><rt id="JfGIb"></rt></fieldset><source id="JfGIb"><aside id="JfGIb"></aside></source></tfoot></acronym><rt id="JfGIb"></rt>
        • <colgroup id="JfGIb"><th id="JfGIb"><tbody id="JfGIb"><noscript id="JfGIb"></noscript></tbody></th></colgroup>
          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ZUO JIA YIN XIANG

          01约翰·勒卡雷:我从来没觉得自己太过用力

          1963年,约翰·勒卡雷第三本小说《柏林谍影》问世,知名小说家格雷厄姆·格林盛赞:“这是我读过的最好的间谍小说!”由此奠定文坛大师地位,并转为全职写作。

          01
          约翰·勒卡雷:我从来没觉得自己太过用力

          1963年,约翰·勒卡雷第三本小说《柏林谍影》问世,知名小说家格雷厄姆·格林盛赞:“这是我读过的最好的间谍小说!”由此奠定文坛大师地位,并转为全职写作。

          来源:澎湃新闻
          02他笔下的主角,都是被命运拨弄和催促的普通人

          藤泽周平作品集十二本,首批《黄昏清兵卫》《蝉时雨》《隐剑孤影抄》《隐剑秋风抄》《小说周边》由译林出版社出版,包括了作家的长短篇小说代表作和记录写作生活的散文集。

          02
          他笔下的主角,都是被命运拨弄和催促的普通人

          藤泽周平作品集十二本,首批《黄昏清兵卫》《蝉时雨》《隐剑孤影抄》《隐剑秋风抄》《小说周边》由译林出版社出版,包括了作家的长短篇小说代表作和记录写作生活的散文集。

          来源:文汇报
          03理查德·耶茨《革命之路》:当激情既温顺又疯狂

          茨也和菲茨杰拉德一样,热衷于在作品中表现人们生命中的“激情”,以及对“自我”的追寻,只是他的方式更为内敛,“激情”藏匿于人们平庸的日常生活中,以至于人们最终感受到的只是一种充满“抑郁”之气的时代病。

          03
          理查德·耶茨《革命之路》:当激情既温顺又疯狂

          茨也和菲茨杰拉德一样,热衷于在作品中表现人们生命中的“激情”,以及对“自我”的追寻,只是他的方式更为内敛,“激情”藏匿于人们平庸的日常生活中,以至于人们最终感受到的只是一种充满“抑郁”之气的时代病。

          来源:文艺报 
          04从谍战特工跨界文学的作家

          世界文学史里,有这样一群有着各种奇怪职业打掩护的作家,他们曾亲自扮演过这些角色,之后在写作中游刃有余地构建起具有说服力的人物形象,事实上,很大程度上他们就是在写自己。

          04
          从谍战特工跨界文学的作家

          世界文学史里,有这样一群有着各种奇怪职业打掩护的作家,他们曾亲自扮演过这些角色,之后在写作中游刃有余地构建起具有说服力的人物形象,事实上,很大程度上他们就是在写自己。

          来源:澎湃新闻
          走向伦理的共情:《灵力》的生态书写

          霍根常年致力于研究和撰写美国本土裔奇卡索部落的历史、神话和文化生活,不断从自然资源和风貌中汲取灵感。她曾提出文化生态系统的概念,即文化体系中也有掠夺者,有栖息地的失落甚至“种群”的消亡,而生态劣势源于文化误解、误传和造神。

          来源:文艺报|张爽    2019/08/23
          诗体译文加权威底本,再看“说不尽的莎士比亚”

          近日,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出版了《莎士比亚四大悲剧》(精装典藏版),本套书以权威修订的1623年第一对开本为翻译底本,由我国著名莎学家、翻译家辜正坤、许渊冲和彭镜禧联袂打造的中文诗体译本。诗体译文加权威底本,呈现出莎士比亚悲剧经典的不朽魅力。

          来源:光明日报|陈雪  2019/08/23
          世间再无寂寞芳心小姐

          寂寞芳心小姐并不是小姐,而是一位男士。寂寞芳心小姐最大的人生困境不是寂寞,不是芳心凄楚,而是绝对的虚无。

          来源:文汇报|金少帅   2019/08/23
          《秋》:用时光酿就暮秋之爱

          伊丽莎白对丹尼尔的感情是暮秋之爱,带着一丝淡淡的哀愁和遗憾,又经过漫长时光的提炼达到成熟……

          来源:文学报|周佳慧   2019/08/23
          《冰与火之歌》第一卷中文版图像小说出版

          这部图像小说的画风很欧美,着色的时候喜欢用阴影,跟我们熟悉的精致日漫风格很不一样。对于已经看惯了剧集中那些人物面孔的读者来说,应该会不太习惯。

          来源:澎湃新闻|天下第一郭   2019/08/23
          《爱与圣奥古斯丁》:重新发现阿伦特

          正如罗纳德·贝纳(Ronald Beiner)指出的,阿伦特并非要用“爱世界”来代替奥古斯丁的“爱上帝”,她的世界也不是在贬义上的俗世,而是一种对世界非占有性的爱。

          来源:澎湃新闻|王寅丽   2019/08/23
          《工作漂流》:日本“冰河期”职场的人间观察

          对八个不同职业,但出生于同一时代的日本青年进行跟踪采访,日本纪实作家稻泉连的纪实文学作品《工作漂流》试图用这些人的真实经历与我们一起探寻以上问题的答案。

          来源:澎湃新闻 | 王芊霓 黄羽婷  2019/08/23
          纳博科夫的文学批评观

          只有将纳博科夫的文学批评观置于与相关理念的比较视阈中,聚焦于其间的契合与分野,才能更准确地识别与理解纳博科夫的文学批评观所展露的独特纹理和色彩。

          来源:凤凰网读书|邱畅    2019/08/23
          俄罗斯人为什么爱文学?

          我在俄罗斯生活过,我的一个很深切的感受就是这个民族非常爱好文学,甚至可以说,俄罗斯人好像是某种意义上的文学动物。

          来源:文艺报|刘文飞 2019/08/23
          《聊天记录》:萨莉,无法撤销

          我们需要《聊天记录》,因为和弗朗西丝一样,戴长项链的人们需要先看清自己的模样,再进行改变。萨莉当然也会继续发生蜕变,毕竟生活最伟大,而萨莉正年轻。

          来源:澎湃新闻|钟娜  2019/08/23
          齐奥朗:孤独不是教你踽踽独行

          齐奥朗在谈及自己的创作时曾经说,他的书既不是压抑的,也不是抑郁的,而是怀着狂怒和激情书写的。表达,乃是一种心灵的解放。一本书即是一个伤口,应该唤醒读者,改变他们的生存:廖抟晌,《着魔的指南》也是一个这样的伤口,一个流血的伤口……

          来源:澎湃新闻丨陆象淦  2019/08/23
          文豪们的种种怪癖,不过是为了抵抗写作的焦虑

          殚精竭虑,呕心沥血,这些都是每一个写作者必经的过程。而那些传世之作的诞生就更是如此。在新近引进出版的《怪作家》一书中,作者西莉亚·布鲁·约翰逊化身“文学侦探”,为人们一一揭秘世界名著诞生的细节,以及大作家们写作的怪癖和执迷,看似写的是猎奇八卦,实则透露的是写作的艰辛。

          来源:文汇报 | [美] 西莉亚·布鲁·约翰逊 2019/08/23
          中国文学在美国:翻译如何坚持“中国特质”?

          !凹骸贝妗耙臁、多发己声并不意味着中国文学一味坚持己见。去二元论的伦理归宿应是中美文学交流的常态。中美文学并无优劣之分,仅认同任何一极的处理都会丢失交流本真界面……

          塞林格:他是一个敏感、有趣、关心别人又充满冒险精神的学者

          “我们应该有更大的余裕重新认识塞林格,认识他的作品,认识这个人,而不是纯粹把他看成是一个象征式的人!弊骷腋穹窃诜窒砹怂匀指衿淙似渥鞯睦斫夂笳庋芙帷

          不应当忘记《资本论》的翻译家们

          《资本论》出版后,迅速在德国工人阶级中大范围地得到理解,尔后在德国经济学术界引来广泛关注。接着,俄文版、法文版、英文版的《资本论》相继问世……

          《局外人》:为什么它是加缪作品的起点

          这部简短的小说,总计不过两部十一节,却在极其精简的笔墨之间隐下无穷伏笔,使得对于《局外人》的解读呈现出近乎无穷的丰富性……

          怪作家:喜欢烂苹果味道的席勒,站着写作的纳博科夫

          在最近出版的《怪作家》一书中,美国当代女作家西莉亚﹒布鲁﹒约翰逊讲述了不少大作家写作时的怪癖和执迷,除了满足读者的“偷窥癖”之外,也透露出作家将自己的才华外塑成作品时的不易……